怀念张仃先生


作者:李延声    2010-02-23 11:19:08    来源 :李延声博客

    惊悉张仃先生仙逝,尽管了解近来他年迈病笃,但闻知噩耗,仍是十分悲痛.十多年前为他画肖像速写的情景,清晰地浮现眼前,我会永远怀念这位可亲可敬的老艺术大师.

    謹以1996年的拙作《张仃先生像》和拙文《张仃: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纪念张仃先生.

 

    我用毛笔速写 张仃先生题

    张仃(1917—2010)

    国画家、工艺美术家、教育家

    张仃先生的艺术特点,被他的好友漫画家华君武先生调侃为“毕加索+城隍庙”。大家沉思后觉得,华老的幽默,还真的反映了张仃先生深厚的中外艺术和民间艺术修养。

    我以为,张老自50年代初就倡导水墨写生,曾与李可染、罗铭联合举办水墨写生画展,影响甚大。后多以焦墨作山水,倚传统笔法,吸取民间艺术养分,笔力遒强,构图豪放,画面空灵而又有笔触,苍健却显腴润,内涵沉雄,风格朴拙大度,别树一帜。所以,焦墨山水画,是张仃艺术的“招牌”。张老令我佩服的还有他七八十高龄还坚持到大西北去写生。

    80年代成立中国画研究院和创立炎黄艺术馆,我是黄胄先生的助手,是炎黄艺术馆的秘书长,当时开画展、研讨会,我们都会去请张老,因此我和张老也就很快熟悉了起来。

    在与张老的交往中,看到他有个习惯与形象,那就是拿烟斗抽烟,右手环胸,左手举着烟斗抽烟,神定气闲,十足的绅士派头。1996年6月8日,我去张老家里为他画像,截取的就是张老的这个招牌形象。记得当时我告诉他说,我准备画他拿烟斗抽烟的形象,他立即摆出我想要的姿势,让我从从容容作画。画好之后,他欣然题词:“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延声同志为余作小像,书数字以互勉,丙子年夏,它山张仃”。

    张老的才华是大家公认的。建国初期,他为新中国设计国徽、全国政协的会徽,担任开国大典天安门广场的总设计。有人趣谈张仃老是“包装新中国”的首席设计师。当然这话不一定准确,因为还有许多先贤前辈参加了这项工作,但他的确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

    张老自己说过:“1950年我们开始设计国徽,梁思成先生设计的国徽稿提出来一个璧的形象,完璧归赵的璧;我提出了天安门。梁思成反对天安门的形象。他说天安门是一个封建的象征,我说不是,我说天安门是五四运动发源地,另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在天安门,它有新的意义了。我们这两个方案拿到中央,后来周总理看了以后,同意我的意见。他说国徽里头一定要有天安门,他说我们同意张仃的意见,这样子就把国徽肯定下来了。”这是一段重要的新中国历史,所以我记录于此。他还领导设计制作了新中国第一批纪念邮票。

    张老是老资格的艺术家,身兼“六家”:中国画家、漫画家、壁画家、工艺美术家、美术教育家和美术理论家。他曾经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老院长,可他不像个领导,从来不会端着架子与人交往,也不像个威严的长辈,所以很受晚辈们的喜爱,背地里总喜欢称他是一个“好老头”!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