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来之笔 传世之作——记著名国画家李延声


2009-12-03 18:57:45    来源 :《收藏投资导刊》
 

  寥寥数笔,不消一会儿的功夫,一个人的神貌便如赋予生命般跃然纸上,有的凝神、有的含笑、有的颔首、有的侧目。这被著名国学大师饶宗颐誉为“神来之笔”的人物素描,来自一杆看似普通,却总在不经意间创造点滴惊奇的毛笔,而它的主人,则是著名国画家、全国政协委员李延声先生。

  2009年11月21日,“李延声·李梓源艺术联展”在北京炎黄艺术馆拉开帷幕,下午三时许,展馆宽敞的开幕大厅中已经被闻讯赶来的观众挤得水泄不通,一些人获悉,早先自己买到的《智者——李延声中外名人写真画集》,被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列为全国中小学推荐图书的书籍,于是纷纷借展览的机会索求李延声的签名。而更多的人,则是对早有耳闻的“神来之笔”充满了好奇,中国传统水墨线条,在李延声的笔下,是否真的能够突破印象中人们早已习以为常的用炭笔勾勒的轮廓,并具有独特的笔墨韵味?

  很快,疑问有了答案。展厅展出的六十多幅用水墨勾勒的名人写真,线条流畅、自如,既有普通素描的传神与诙谐,又不失水墨笔调下的简约与韵律。而李延声在每幅作品中饶有情趣的注文,加上古韵十足的印章,更是为整个画面增添了一种普通素描所望尘莫及的文人气息。

  笔者在饶宗颐的写真画像前发现了“神来之笔”的出处。原来在一次故宫的展览中,他偶遇饶宗颐,于是请这位著名的汉学家小坐片刻,仅几分钟时间,便用毛笔为其完成了一幅神情并茂的肖像写真,赢得饶老直呼“神来之笔”。

  李延声为启功创作的肖像中, 83岁高龄的启功,面容慈祥,甚至有些像孩童般一副认真表情,手握毛笔,正伏案书写。据《智者》一书介绍,1995年李延声开始用毛笔宣纸为中外名人写真,他来到启功的家里,看到房中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玩具,便为启老的童心童趣感叹不已。当启老知道李延声的来意后,非常配合,“把圆圆的脑袋歪了歪,天真无邪地笑着问我:‘你要我怎么着?’我说:‘随意,您老觉着怎么舒服,就怎么坐着。’于是先生面对我端坐着,让我画了一幅。”之后,启老又坐到书桌前,拿起笔一边写着什么,一边请李延声作画。李延声将完成的两幅作品请启老题词,启老诙谐地在第一张上写道,“长成甚么样,完全不由我,画笔造化权,无可无不可。启功时年八十三岁半。”接着又找出“启子手”和“功在禹下”两枚白文印章,亲自压上,并拿出一罐滑石粉,用毛笔沾粉一扫,以防新钤蓋的朱砂印迹不会污染。而在第二张伏案侧身像中,启功题道:“写什么,不知道。当其无有书之妙。李延声先生速写 启功自题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三日。”

  作为黄胄的得意门生,李延声在其为黄胄创作的肖像画中,更是体现出自己对恩师的感怀之情。1980年李延声从中央美院研究生班毕业后,即进入黄胄等人负责的中国画研究院筹备组。7年后,又协助其创建炎黄艺术馆。李延声说“我们朝夕相处,患难与共,前后时间长达17年之久,建立了深厚的亦师亦友情谊。”李延声还记得,在黄胄先生身边工作的时候,看到他画案上有一对镇尺,分别刻着“必攻”和“不守”字样,这就是黄胄治学的座右铭。而他为恩师画像是在1995年。那时黄老为炎黄艺术馆呕心沥血,每天早上6点便起床打理事务和作画,并请人刻了一方印“黄胄晨课”。而李延声也是在这样一个早晨,为黄胄创作了一幅肖像,黄胄为其题词“必攻不守。延声画我,我题。黄胄。”

  除了此次展览的写真作品,李延声画“鹿”早已闻名。在藏家眼中,他的“鹿”甚至可以和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吴作人的“骆驼”,黄胄的“驴”,以及李苦禅的“鹰”一样,具有收藏价值。据媒体报道,早在1983年,李延声创作的《秋丛群鹿》,被收藏于中南海紫光阁。1993年,又应邀为国务院侨办大楼绘制了9米长的《柏鹿鸣春图》。而其以鹿为题材的作品,也常被作为国礼送外国政要。1992年,他的《翠柏双鹿图》被赠与日本前首相宇野宗佑。1997年,他的一幅《鹿娃图》被赠与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安南盛赞此作品“具有美妙的意境”。1997年法国总统希拉克访华时,亲自宴请李延声等中国艺术家,席间李延声为总统夫妇以毛笔画像,笔简意浓、个性独具。总统称赞李延声是“富有才华的现代艺术家天才”。

  除了“鹿”,李延声的人物画以及早年创作的红色经典系列作品也受到了藏家的喜爱。笔者发现,自上世纪90年代拍卖逐渐兴起以来,共有二百余件李延声作品在各大拍卖公司被藏家收入囊中。其中,2008年北京荣宝秋拍时,其创作的《矿山汉子》以201.6万元的高价成交,稳居该年中国当代书画拍卖成交的翘楚之位。

  关注社会、关注现实,李延声六十余米长的《魂系山河》长卷,以及为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工程创作的《虎门销烟图》,更是历史画与人物画的传世之作。如今,李延声虽已过花甲之年,其创作热情不减当年。他手中的笔,似有神助,不断地将质朴无奇的生活幻化为一种神奇,一种大美。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