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丁聪老


作者:李延声    2009-05-29 14:35:15    来源 :李延声博客
 

丁聪老走了,走得很平静。得知噩耗,我心里很不平静。两年前,也是五月里,我到丁老家拜访并为丁老画像的情景一幕幕回放在眼前。

画像后第二天,我把画像连同3张在丁老家中的照片,加上短文上了博客。而今重读博文,以此悼念这位可亲可爱的长者,也向丁夫人沈峻大姐道声辛苦,愿她节哀保重。

原博文如下:

尽管我所在的中国国家画院,与丁聪老家几乎只有一墙之隔,可我直到前两天,才得以为丁老画像。

丁老前一阵子曾病得很重,在夫人沈峻大姐悉心照料下,恢复得不错。2007年5月17日上午,我见到的丁老,虽然瘦了许多、行动不便,但满面春风、笑容灿烂而且可爱。真让我喜出望外!

丁老送我一本他的画集,亲笔题写了“延声同行指教 小丁 九十一岁 ○七年五月于北京”。

好一个“小丁”,九十一岁的小丁!丁老风趣地注释:“丁,就是人。小丁是小人物!”望着丁老,我觉得,如今那些自称“大师”、“大家”和什么“王”的人,根本无法与丁老相比。丁老15岁就有漫画发表在《新闻报》上,一生屡历坎坷,对艺术却始终真诚。他大智若愚,作品充满童真、童趣和活力。正如郁风先生曾这般评述:他总是“画他喜欢的画,吃他喜欢的肉,有他喜欢的朋友,津津乐道地受他喜欢的妻子管制”。
为丁老画像时,为让我画得更方便些,沈大姐主动地让丁老尽管少说话、少动弹。丁老也听话,看着沈大姐和我们聊天,聊丁老的经历,聊他们的好友苗子、郁风、黄永玉,聊可爱的孙辈和可敬的长辈。聊起来方知,沈大姐与我老伴林琼,竟是福州同乡,而且是邻里街坊,沈大姐的祖母是林则徐的后人。难怪沈大姐这般智慧,又这般贤惠!丁老耳聪目明,看我们聊得热闹,忍不住就插嘴,动弹,沈大姐向他使眼色,他便打趣地说:“哦,‘书记’不让说,不让动呢!”

肖像速写很快地完成了,丁老在画旁写道:“我好象是个老也长不大的老小孩,屡跌泥坑,仍然不谙世事。”这是丁老在他“我画你写——文化人肖像集”一书中的自述。丁老创作的漫画肖像,本就很有个性,充满欢乐、幽默与理性。沈大姐请被画者本人和他们的朋友各写几句有趣的话,一起出版,于是这本书就更加好看、更有意思了,我非常喜欢!

岁月无情,2009年初夏,丁老离我们而去。我默然地祝九十三岁的“小丁”一路走好,“小丁”的艺术永在人间。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