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花絮:百丈飞流大写人-再会沈鹏先生

作者:李延声    2008-03-25 16:25:43    来源 :本站
 

沈鹏先生为《智者》作序:

3月8日,在全国政协委员书画联谊会上,我很高兴,见到很多老朋友,特别是沈鹏先生。他和我都是属羊的,他比我整大一轮,可谓亦师亦友,感情颇深。我曾为他作肖像,也收录在我的新书《智者》里面。去年,《智者》出版的时候,他曾挥毫为本书作序。言辞中肯,结尾处还有些幽默。如今故友重逢,一番寒暄之后,他居然给我的书挑了个“错”。我赶紧把它记录下来。

沈鹏:这本书我看了,很好!最大的特点是情真,你对这些人物都很熟悉,画得有感情,有真情实感。文章写得也很有真情,这是非常难得的,也是具有独特价值的。

(以下是指出书中的错误)诗是写黄山人字瀑的,应为“久雨初晴色色新,山光峦表逐层分。路回忽听风雷吼,百丈飞流大写人”。目前报纸有种写法是“百丈风流大写人”,是写错了。诗的前二句,人们评论有画意,是写人字瀑当时的景观。

我说:沈老深厚的美术修养才能写出这样诗中有画的诗句。

沈老为本书作小序,其书法犹如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的《祭姪帖》、《争座位帖》一样,充满着真情,是行楷之经典。

今年政协会上与沈鹏先生合影

沈鹏先生为《智者》作序:

李延声君所画知名人物,都有较高的学养,良好的素质。内在的情感溢於言表,人物的形神是难舍难分的。延声作画,大处着眼,小处不苟,尽精微而全神韵,致广大而及毫芒。

在中国传统线条的运用上,见骨法见性情,有深厚根底。他为我造像,用较快的速度写下所感,随后覆盖一纸舍去枝蔓,突出重要细节,完成制作。我称之为二度创造。综观李延声君的名人写真,反映了人世的一个侧面,幸勿以平常 “追星”视之。

贰仟零叁年立秋后  沈鹏

 

在这里,将书中沈鹏先生这一段原文录入于此:

废纸三千犹恨少新诗半句亦矜多

沈鹏先生是大学问家,又是长者和朋友,早在20世纪70年代我们就认识。现在,沈鹏先生和我都是现任的全国政协文艺界委员,常在一起参加各种会议,自然熟悉,感情颇深。

记得1997年我准备在中国革命博物馆举办《魂系山河——庆香港回归祖国李延声画展》,同时要出版一本新的《李延声画集》,想请他写篇序文。他不仅爽快地答应了,而且亲自跑来中国画研究院的展览室看我的作品。随后他写就的《〈魂系山河〉赞赏》,发表在1997年4月20日的《人民日报》上。不久沈鹏先生又专为《魂系山河》画卷题五律诗一首:“鸩毒存亡急,群开八阵图。避趋抛禄福,生死决头颅。蛇豕飞灰日,茱萸插海隅。自强殷鉴近,拒腐越长途。”词约义丰,意味深长!

沈鹏先生和我生肖都属羊,他是兄长,比我长了一轮。2003年是羊年,春节期间,为了祝贺我们共同的本命年,我们合作画了两张“三羊开泰图”——由这位中国当今书法大家题词,我作画,然后各收藏了其中的一张,以示对我们友谊的纪念。

也是在这一年里,我为沈鹏先生画了像:沈先生颇具文人的气质,说话声音不大,时常沉思,有时微笑,清瘦而显风骨,飘逸的白发流露着诗人的才华,其诗句“百丈风流大写‘人’”正是其人品情操与艺术境界的体现。画像时,他环臂沉思,俯视下方,仿佛在审视自己刚刚完成的墨迹未干的作品,微喜中显露出他对艺术的自信神态。他的题字是“废纸三千犹恨少,新诗半句亦矜多。延声兄写真癸未之夏沈鹏”。我想起了李可染先生有方印“废画三千”,可见成功的艺术家都是不仅有非凡的天赋,而且有过人的勤奋。

沈鹏先生出生于江苏江阴的书香门第,幼年始习字画,少年从章松厂(清末举人)等人学习古文、诗词、中国画、书法。1949年,17岁的他只身来到北京,以大学同等学历考入新华社训练班,得以聆听范长江、赵超构、吴冷西、萨空了等前辈的教诲,获益匪浅。从训练班毕业,沈鹏被借去参与人民美术出版社的筹建,人民美术出版社第一任社长萨空了爱才惜才,他的一句话:“让沈鹏留在我们身边吧!”指定了沈先生大半辈子的工作方向。

“为人作嫁心头热,处事无私天地宽”。到沈鹏先生从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的岗位上退下时,经他编辑出版的各种美术类图书竟有500多部。他是名副其实的编辑出版家,是靠自己苦干出来的“大家”。

沈鹏先生习书由楷入手,临柳公权《玄秘塔》数载,后习隶、魏,对《史晨》、《张迁》、《石门颂》、《郑文公》诸碑帖多用工夫。中年又痴迷王羲之、米芾、怀素等历代名人草书。因此今天他得以其行草书和隶书盛名,成为当今书坛最具代表性的书风典型,在中国近现代书法史上占有突出地位。赵朴初赞扬沈鹏书法“大作不让明贤,至所欣佩”。启功也说:“仆私交沈鹏先生逾三十载,观其美术评论之作,每有独到之处。”“所作行草,无一旧时窠臼,艺贵创新,先生得之。”这些评论不是虚美之词。

沈鹏先生当了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之后,公务繁忙。我还真替他担心,怕他忙坏了身体。不过,他是一个真正的人,善良的人,祝愿“仁者寿”!

在这里,将书中沈鹏先生这一段原文录入于此:

废纸三千犹恨少新诗半句亦矜多

沈鹏先生是大学问家,又是长者和朋友,早在20世纪70年代我们就认识。现在,沈鹏先生和我都是现任的全国政协文艺界委员,常在一起参加各种会议,自然熟悉,感情颇深。

记得1997年我准备在中国革命博物馆举办《魂系山河——庆香港回归祖国李延声画展》,同时要出版一本新的《李延声画集》,想请他写篇序文。他不仅爽快地答应了,而且亲自跑来中国画研究院的展览室看我的作品。随后他写就的《〈魂系山河〉赞赏》,发表在1997年4月20日的《人民日报》上。不久沈鹏先生又专为《魂系山河》画卷题五律诗一首:“鸩毒存亡急,群开八阵图。避趋抛禄福,生死决头颅。蛇豕飞灰日,茱萸插海隅。自强殷鉴近,拒腐越长途。”词约义丰,意味深长!

沈鹏先生和我生肖都属羊,他是兄长,比我长了一轮。2003年是羊年,春节期间,为了祝贺我们共同的本命年,我们合作画了两张“三羊开泰图”——由这位中国当今书法大家题词,我作画,然后各收藏了其中的一张,以示对我们友谊的纪念。

也是在这一年里,我为沈鹏先生画了像:沈先生颇具文人的气质,说话声音不大,时常沉思,有时微笑,清瘦而显风骨,飘逸的白发流露着诗人的才华,其诗句“百丈风流大写‘人’”正是其人品情操与艺术境界的体现。画像时,他环臂沉思,俯视下方,仿佛在审视自己刚刚完成的墨迹未干的作品,微喜中显露出他对艺术的自信神态。他的题字是“废纸三千犹恨少,新诗半句亦矜多。延声兄写真癸未之夏沈鹏”。我想起了李可染先生有方印“废画三千”,可见成功的艺术家都是不仅有非凡的天赋,而且有过人的勤奋。

沈鹏先生出生于江苏江阴的书香门第,幼年始习字画,少年从章松厂(清末举人)等人学习古文、诗词、中国画、书法。1949年,17岁的他只身来到北京,以大学同等学历考入新华社训练班,得以聆听范长江、赵超构、吴冷西、萨空了等前辈的教诲,获益匪浅。从训练班毕业,沈鹏被借去参与人民美术出版社的筹建,人民美术出版社第一任社长萨空了爱才惜才,他的一句话:“让沈鹏留在我们身边吧!”指定了沈先生大半辈子的工作方向。

“为人作嫁心头热,处事无私天地宽”。到沈鹏先生从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的岗位上退下时,经他编辑出版的各种美术类图书竟有500多部。他是名副其实的编辑出版家,是靠自己苦干出来的“大家”。

沈鹏先生习书由楷入手,临柳公权《玄秘塔》数载,后习隶、魏,对《史晨》、《张迁》、《石门颂》、《郑文公》诸碑帖多用工夫。中年又痴迷王羲之、米芾、怀素等历代名人草书。因此今天他得以其行草书和隶书盛名,成为当今书坛最具代表性的书风典型,在中国近现代书法史上占有突出地位。赵朴初赞扬沈鹏书法“大作不让明贤,至所欣佩”。启功也说:“仆私交沈鹏先生逾三十载,观其美术评论之作,每有独到之处。”“所作行草,无一旧时窠臼,艺贵创新,先生得之。”这些评论不是虚美之词。

沈鹏先生当了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之后,公务繁忙。我还真替他担心,怕他忙坏了身体。不过,他是一个真正的人,善良的人,祝愿“仁者寿”!

 

 
 

返回